当前位置:主页 > 2015年金光佛论坛 >

独家李佳琦直面质疑:我不是网红金多宝

发表时间: 2019-11-21

  李佳琦有一张怎么拍都很上相的脸,这张脸只有巴掌大小,线条流畅,鼻梁高挺,眉眼之间因为消瘦凹陷形成了两道浅褐色的阴影,这让他原本深邃的眼睛看人时变得更加柔和;但最好看的是他的嘴唇,薄薄的,唇峰明显,加上他本身白皙的肤色,任何魔鬼色号的口红涂在上面都能让人眼前一亮。

  以这一年作为中轴线,往前的李佳琦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化妆品导购,月入三四千但生活自由,那时候他有着和上班族一样稀松平常的爱好——唱K、打麻将、吃火锅…只要他想,随时都能攒起一桌快乐的饭局。

  往后的“李佳琦”是一个标签,一种生长在消费主义时代的文化现象,一台庞大商业机器中最关键的部件。围着他的是整个公司一百多位员工,从规划选品、直播排序、视频剪辑宣传到各种公开活动对接,他精确地参与了每个环节的运转,他的生活也被拆解量化成了一长串的数据——30秒涂口红最多人数、1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3分钟卖出5000单资生堂红妍肌活精华露、1秒钟带货8000多套馥蕾诗…

  在“千人千面”的电商江湖里,李佳琦就像一只收割流量的猛兽,静静蛰伏在拥有2400万人口的上海的中心城区;待时机一到,他就倏地蹿出,风卷残云后所有库存商品几千几万地消失,销售额直线飙升。

  “所有女生!”“Oh My God!” “我的天哪!”“买它!买它!买它!”语调高亢、台词浮夸,这是属于李佳琦的刻板印象。从2018年开始,李佳琦的名字伴随着这些令人上头的口头禅开始出现在每晚8点15分的淘宝直播里,雷打不动。

  李佳琦的“带货”能力究竟有多强?在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中,这就像一个离奇吊诡的都市传说,女孩们一听到熟悉的吆喝声响起,登时兴奋得瞳孔放大,在屏幕前摩拳擦掌,纷纷成为不听使唤的“花钱机器”,而李佳琦本人就是这场大型“下蛊”现场的指挥官,指哪儿买哪儿。

  10月20日晚间,淘宝“双十一”预售正式拉开帷幕,超过3100万人进入李佳琦的直播间观看——在这场直播里,李佳琦以5分钟一款的节奏推荐三十九种商品,从护肤品到辣椒酱,从口红再到按摩沙发,很多商品刚上链接就被哄抢一空。

  五个小时下来,李佳琦成为当之无愧的王者——当晚的“巅峰主播”榜单显示,李佳琦一度超越“淘宝第一主播”薇娅成为榜首,粉丝数也首次完成反超。“当你看他直播时,你的钱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脚,不听使唤地跟着他走了。”

  2016年底,一家叫“美ONE”的MCN机构联合美妆公司发起了“BA网红化”的项目,因为业务能力突出,李佳琦从200多名化妆品专柜导购中被一眼选中,成为最终入选的七个人之一。在这之前,李佳琦从未接触过电商直播。

  一个补光灯,一台电脑,一部手机…完成一场直播似乎只需要三四台设备,但李佳琦还是踉跄摸索了一段时间。在这个环境里,一名合格甚至出色的主播必须长时间保持充沛的精神状态,在边演示边讲解的同时还要盯着实时的销售数据提醒补货,还要兼顾手机屏幕上直播人数的变化和弹幕评论。

  刚开始做主播的第一个月,李佳琦无所适从;据早期的粉丝回忆,当时直播间只有寥寥十几个人,李佳琦教人化妆,说话很慢又害羞,弹幕上一开起玩笑,他的脸“唰”一下就红了,“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然而在电商直播这个场域里,“优胜劣汰”是一条约定俗成的商业规则,每个在首页出现的品牌和主播背后都裹挟着一套缜密的流量逻辑,以确保自己能在这场“厮杀”中胜出——同理,李佳琦也只有“豁出去”,才能“活下来”。

  因为彼时淘宝对男性主播一次偶尔的流量推荐,本来心生退意的李佳琦攥住了平时没有的好运气顺势发力——复播的第一场观看人数就翻了10倍,从2000涨到了20000,第二天又从20000涨到50000…也正是这次尝试,李佳琦决定继续直播。

  在女性主播当道的社会,李佳琦的突围并不容易,但看过李佳琦直播的人,都会被屏幕另一侧轻松有趣的直播氛围和李佳琦金句频出的语言风格吸引他是一个十分看重粉丝忠诚度的人,口红试色一定要试在嘴巴而不是手上,对选品也不是一味夸赞,会毫不留情地“吐槽”。

  “李佳琦原来在2019年会变成那样的李佳琦,我从来没有想过。”李佳琦向凤凰网财经《封面》回忆道,“我三年前的粉丝才一百多万,你想像得到吗?但是我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我的粉丝就三千万了,我花了半年时间,粉丝就五千万了,金多宝,而且是全网火。”

  去年12月,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向李佳琦支了个招:李佳琦的定位应该是个“全域网红”——也就是说,李佳琦需要走出淘宝,去争取淘外互联网世界的话语权,再把流量带回直播间变现。

  于是,李佳琦乘势进驻抖音、小红书等淘外平台,这一尝试收效显著:李佳琦目前在抖音圈粉已超3382万,小红书上有近690万粉丝,淘宝直播关注人数逾900万…从数字表面很难看出有多少粉丝是其他平台导流来的,但根据“达人记”数据,2019年4月-9月的半年间,李佳琦的淘宝粉丝数增长超380万,涨了5倍左右。

  无意中站上风口,李佳琦的人生像被按下了加速键;《人物》报道将李佳琦迅速“出圈”并火遍全网的三年形容为“坐上火箭一般”——从南昌到上海,从几十万到几百万粉丝,从小房子换到大房子、更大的房子…李佳琦的增长故事似乎变成了一个互联网江湖的小型奇迹,但他成长的代价是什么?

  为什么说“终于”?因为要在李佳琦排得密不透风的日程表中挤出零星半点的空余时间绝非易事,而要取得一对一安静长聊的机会更是难上加难,李佳琦身上的拍摄任务似乎永远赶不完,而那天看见的李佳琦也符合大多数媒体或个人一直以来对线下“口红一哥”的想象—李佳琦真人很帅、很温柔、很谦虚,但他在那些闲暇沉默的空档,看起来也很疲惫。

  采访开始前几分钟,李佳琦都是满脸倦容,偶尔也会在闲聊时搭上几句话,但更多时候都是放空、出神,在工作人员补妆、对脚本、机位和灯光调试的各种间隙;采访开始的打板声一落,他的身体就好像有个开关被突然打开,瞬间切换成精神饱满的状态。

  在过去的两年里,李佳琦几乎没有停播过,因为说话太多还患上了支气管炎,需要随身携带喷剂“救命”;在不直播的时候,李佳琦的声音低沉放松,语速是平时的一半,这个时间段的李佳琦是个普通的27岁男孩,组成这个“他”的是血肉骨骼而非一长串数字,但李佳琦鲜少拥有这样的时刻。

  在GQ报道里,李佳琦是一个站在“注意力巅峰”的幸存者,他的屏幕形象是“一种被互联网算法筛选塑造的结果”;他在直播江湖中一路“拼杀”成为头部网红,他也在困惑自己终将会变成谁。

  “我觉得我从来没把自己当个网红看,我只是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服务业人员而已。”此前与《封面》谈起这个话题时,李佳琦的语气显得很笃定,“对明星也好、网红也好、主播也好,总有起来的那一天,也有下去的那一天;我只是今天从线下的专柜一对一,到了线上一对十、一对万、一对十万。我相信从2009年到2022年,我的粉丝还会有,所以我不会担心说佳琦突然就不火了或者怎么样,我只要开直播,我就相信会有人来买我的东西,因为他买了就觉得好。”

  这是一次难得的长谈,线下的李佳琦仿佛也有魔力,让人不禁想从他讲话的字里行间,从他刻意压低的声线里窥见那片神秘江湖背后的直播战事…

  凤凰网财经《封面》:有一组数字要向您求证,因为太多了,我得拿本子,比如说您目前的粉丝量有多少?

  凤凰网财经《封面》:有人说五分钟成交过15000只口红,这是最高纪录吗?

  李佳琦:要看单品,如果是真的大家都当下很想买,或者是很火爆的产品的线只以上的库存我们才会做直播。

  李佳琦:比如说最近种草很多的,或者是品牌出了一个新品,大家都很想尝试的时候。

  李佳琦:我应该超过三万只以上了吧。因为现在真的很多品牌都会来送我口红,我们就经常会买一些比如只在国外上的一些新款口红回来,所以我的口红就是每天都是一百只、一百只、一百只往家里运的那种感觉。我就觉得我不要别人送我礼物,送我礼物会讲不出自己的真心话,我宁愿自己买。

  李佳琦:我大概一年要试两万只左右的口红,所以我们应该(试过)超过五万只以上的口红吧,我觉得全世界没有人比我了解口红。

  凤凰网财经《封面》:其实大家都说你很拼命,刚才我们就聊,365天,最多做389场直播。

  李佳琦:更多的人看(直播),但是我们会花更少的时间服务到更多的人。因为以前我们没有到非常火的时候,就是打持久战。比如说我一个小时可以涨一千粉丝,我会一天播六个小时到八个小时,我就可以涨八千粉丝。包括有的时候会中午播一场,下午播一场,晚上播一场这样去播。

  李佳琦:不是现在不用了,是现在我想要大家像看剧一样,或者看综艺节目一样。我想让他们养成一种习惯,让他们觉得,这个时候佳琦要开始了,我就想让每天大家按部就班,我们像上班一样。

  李佳琦:我的直播会有惊喜,因为我就是一个很喜欢惊喜的人,所以我会带给我的粉丝很多惊喜。

  李佳琦:20件以下。我以前是从6点钟播,播到大概一点半左右才下播,那时候很长时间,六七个小时,我大概可以带40多个东西。

  李佳琦:因为要更负责任。而且我喜欢的东西就是我喜欢的东西,我不喜欢的东西我就不喜欢。所以美妆现在非常非常精简,能入得了我眼的美妆,就是下一步会爆火的产品。我现在把大把的时间拿出来做另外一些我想要给粉丝看的事情。

  李佳琦:因为我不是这个专业,我喜欢的事情是分享好东西给身边的人。因为我以前是服务行业出来的人,所以我很享受服务完别人之后,别人很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乐趣。

  李佳琦:有。就像那次我们过生日的时候,同事都说。他说,过生日不是应该主角喝醉吗?结果是大家都喝醉,就我一个人把他们全部送回家。

  凤凰网财经《封面》:你在网上变成了一个励志红人,但大家在说你励志的时候,基本都说你怎样怎样怎样拼命。

  李佳琦:我觉得我是一个,一直在专注于做一件事情的人,我做三年了。可能很多人会说,突然爆火了李佳琦,他是谁?为什么他要这么火?你们为什么都这么喜欢他?喜欢一个只会说“Oh my god”或者“我的妈呀”或者只会说那几句话的人。其实我们的视频,我们一分钟要给你最快的讯息跟最准确的讯息。然后还要养成一种观看的习惯,所以我们在视频里面会很多次的去说到“Oh my god”和“我的妈呀”,或者是“太好了,买它。”

  李佳琦:对,就他们给我看一个新的东西,给我吃一个新的东西,我就“Oh my god”,这个也太好吃了吧?之类的。我觉得我火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花了很多时间,每天做一件事情。就是三年的时间,每天都是晚上没有任何的私生活。第二,我是把我最真实的状态带给大家。很多人会觉得直播跟拍戏一样,是演出来的一个状态。但是我就是直播是我最真实的状态。

  凤凰网财经《封面》:比如说你直播的时候,在屏幕上能看到粉丝的回应,对不对?

  李佳琦:我记得我们刚开始直播的时候,最恶毒的就是每天进来就骂你一句。因为那时候三年前,大家对于男生化美妆有一点不能接受,然后一进来他们就会说。啊,变态、娘娘腔、人妖之类的事情。为什么男生要画口红?你在扭曲这个社会的三观之类的就开始骂。

  李佳琦:我一开始当做没有看到。我后来会回应他们,我说在直播间推荐彩妆给你们,不是因为我在现实生活中会化妆,我是在服务你们,我是让你们可以看到这个口红最真实的显色,所以我才会把口红画在嘴巴上。因为以前连女生的美妆博主,都是把口红画在这,画在手臂上,画在这里给他们看。我说这是我的工作,对,这不是佳琦喜欢去化妆。我是一个男生,我私底下也不会去化妆。

  李佳琦:我私底下就会画个眉毛,打个底妆,这是我们做彩妆师的职业素养。那时候我们不会画口红。

  李佳琦:对,就是很多的杂志,或者很多的媒体,他们都会写说,佳琦背后有一个百万级别的话术团队,你给我一个脚本,我真的表达不出来我要表达的东西,而且会非常尴尬。我从来不会让我公司的任何一个人给我脚本。

  李佳琦:我说一只眼线笔吧,美宝莲以前有一只眼线笔叫做极细眼线笔。它的一句话卖点就是,“打造精致眼妆,极细笔头,0.01毫米,羊毛笔头”,这是它的一句话卖点,就是用一句话把这个产品介绍出来,让大家以最快的方法,去听得懂你在卖的是什么东西。我可能觉得我现在的销售模式,会有一点点在柜台上做导购时候的影响。

  李佳琦:那些话真的是我发自内心的话,有的时候说都会没有那么地精彩,就包括“买它!”;大家都会觉得,“买它”是李佳琦的代表词之类的,其实这只是我一个随口说的话。然后包括“Oh my god”“我的妈呀”,“我的妈呀”这个是湖南人说普通话,在形容一个东西很厉害的时候会说,“我的妈呀。”

  李佳琦:凤凰财经的《封面》要怎么说。想要变成一个有钱的人,请看凤凰财经的《封面》。

  凤凰网财经《封面》:原来我每天都在做有钱的事情。直播里还有什么是别人忽略,但其实你觉得你应该注意听我说的那些话术。

  李佳琦:我会敲重点,不是它的优惠信息,而是为什么你要买它,这是敲重点。就是给大家灌输一些化妆的小技巧,而不是说你买这个产品,为什么要买?

  李佳琦:因为我觉得每一只口红是一个人,或者每个品牌都是一个人,我会把品牌跟口红变成人看,我觉得他们都是有性格的,都是有特点的。

  李佳琦:香奈儿的穿着风格,那就是香奈儿,她是一个非常优雅,非常按部就班也好,或者是非常利落的女生也好,他是一个人的形象。

  李佳琦:我觉得买欧莱雅的口红的女生,她可能会是一个刚刚出社会,想要去了解美妆,但是又没有那么多经济条件去买到最好的美妆的时候,她选到一个不让自己出错,也不会让自己觉得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的品牌,就是选欧莱雅。我觉得品牌都要进步。而且我有的时候在直播间骂很多的品牌,我觉得真正做品牌的他会接受我的意见。

  李佳琦:我其实想跟大家说的就是,我没有火的时候,我也是脾气很大,因为我不能让品牌来,就是损害我的消费者的利益跟我的粉丝的利益,那无论你是什么品牌,我都不会怕你。

  凤凰网财经《封面》:江湖传闻说,有的品牌可能来跟你谈这个推销的费用,没有谈妥,然后转身你就会在节目上去骂他。

  李佳琦:我是连他还没有给我这个条件的前提下,我就把他Pass掉了。他来第一次的选品,我就说这东西我不要,后来他就造各种的谣言来攻击我。

  李佳琦:对。就是可能说出来大家真的不会相信。在短视频刚刚火的时候,就是在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真的是没有收任何品牌的广告费,那时候是我真的谁都不听,我就全部买。那个时候我的收入还真的是没有很好的时候,就抖音刚刚起步的时候,那段时间我们是真的一个月就花了八十多万买口红。所有品牌的大牌,然后TF那种口红是一箱一箱搬回来,然后就是那种YSY的小金条、YSL的小银条,然后Mac的口红,包括娇兰的口红,都是一箱箱往家里搬,什么出了新款我买什么,就是免费给大家做试色。然后后来火了之后,就会有人说,“佳琦,他还需要买东西吗?都是品牌方送给他的”。

  李佳琦:大家总有一天会懂李佳琦是什么样的人,可能你现在对我是黑粉,或者你现在觉得我做事情是(以)我自己个人的利益为主,因为我真的对于钱或者(别的)什么的话,我真的没有那么在意。我在意的是我的粉丝对我有什么样的看法,和我的粉丝觉得来看我直播,来看我的视频,他们是开心与否,这是我最在意的事情。

  李佳琦:我觉得我从来没把自己当个网红看,我只是一个服务行业,只是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服务人员而已。我觉得对明星也好,或者网红也好,或者主播也好,总有起来的那一天,也有下去的那一天。我觉得服务行业跟销售行业一定是会在是市面上或者社会上一直持续有的,我只是今天从线下的专柜一对一,到了线上一对十、一对万、一对十万。我相信从2009年到2022年,我的粉丝还会有,所以我不会担心说佳琦突然就不火了或者怎么样,我只要开直播,我就相信会有人来买我的东西,因为他买了就觉得好。

  李佳琦:我的模式很简单,就是我每天开直播,然后去把我喜欢的东西推荐给大家,大家买了之后,我会有一定的收益,然后我就会用这些收益:第一、让我自己生活过得很好;第二、我还会去把这一部分的收益拿出来,去服务更多的粉丝。

  李佳琦:对,因为我是这样跟大家说的,我说“我是一个男生,我有那么多护肤品和口红有什么用呢?”,我试了的口红,我绝对不会给粉丝,就是大家会天天说,“佳琦,你把你后面那个口红墙那个快过期的口红送给我们吧”,我说“第一、女生不能找别人要东西;如果你是一个找别人要东西的女生,你永远不会幸福的。”,佳琦可以把我自己品牌方送给我的,或者是我自己没有开封的,有多一份的东西,我全部送给我的粉丝。

  凤凰网财经《封面》:我有看到一个特别打动我的话,他说“全世界所有的事物都有可能抛弃你,但李佳琦的直播不会”。

  李佳琦:我不会抛弃他们,而且我有的时候,比如说突然生病不直播,然后我就会有很多的粉丝在微博上来说,或者在直播上面给我留言说,“佳琦你怎么了?你为什么没有直播?你是不是生病了?”

  李佳琦:没有,我除了睡觉的时候,身边都会有人,只要我睡着了身边就没有人了,我没有睡着的时候,身边都是同事。我只要一睁开眼,就有很多同事来了,可能我起床都是他们敲门让我起床。

  李佳琦:没有,我是双子座,我比较喜欢新鲜感,但是很奇怪,我做了快四年了,每天一模一样的事情。

  李佳琦:因为我们当时开始做直播的时候会觉得,男生做美妆,这就已经很有话题性,或者说很有关注度。当我在直播的时候,我会有,比如说介绍眉笔,介绍眼影,介绍底妆,介绍很多很多的化妆品。但是唯独在我介绍口红的时候,是在线观看最猛的时候。口红可能是跟我有缘分;因为我也分析了一下,我觉得中国女生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她们都在开始尝试化美妆,她们可能第一个选择就是口红。

  李佳琦:我觉得不会。只是中国女生,碰到了这个阶段,她们想让自己变美,和想要自己变得更好了,口红是最少(使用)化妆技巧的一个东西。

  李佳琦:我以前是100%,我现在是90%。因为我的选品很严格,所有的商家都说,“能够进李佳琦的直播间,真的你要开始要拜拜了,或者是开始要放鞭炮了”之类的;就比如说小助理,他其实是一个出身还蛮厉害的人,他对于美妆跟护肤,都有自己很好的一个见解。

  李佳琦:我们团队里有四五个人,都是来选美妆的。她们会把所有美妆集合在一起,然后每天下午开会讨论,开会投票。在佳琦这里我有一票否决权,她们选完了之后,到我手上这一轮的时候,我会再去示范,试用一遍,跟去看一遍,然后再决定它到底要不要上直播。有的时候是真的,开播前一秒我就把东西直接pass了,我说这个东西不好意思,我播不了。

  李佳琦:会,我会说“不好意思,这个东西我没有办法去直播,希望你们下次做出来的新产品,可以(让)佳琦帮你看一看,或者我帮你去提提意见”之类的,他们会很欣然地接受。

  李佳琦:真的,我没有很多的欲望,因为我没有时间花钱;第二,我觉得可以让自己生活过得很好,过得好就行了,你要比好,真的比不了。

  凤凰网财经《封面》:所以是从什么时候介入到这样一个状态的?一个月能赚七位数。

  李佳琦:没有,我从来没有对未来有什么设想。我就觉得说,为什么大家总是要把梦想挂在嘴边上?和把我想的生活挂在嘴边上,而不去做一些现在你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很多媒体会这么说,“李佳琦,到底你的梦想是什么?”,我就跟他们说“我没有梦想,我就过好每一天,我做好自己小的事情,完成我的小目标就够了,你要那么多梦想干嘛?”

  李佳琦:这个安全感可能是粉丝给我的,包括很多人会问我说,“佳琦你有没有后悔过?”,我没后悔过。李佳琦没有到今天的时候,我也不会后悔我自己,我就觉得,有什么好后悔的?后悔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我是一个没有烦恼的人。

  凤凰网财经《封面》:对未来也没有设想,对过去也不会后悔,你真正的活在当下。

  李佳琦:我不是对未来没有设想,佳琦也想要自己的品牌,我的品牌我自己想,最多最多两年后的双十一吧。

  李佳琦:我没有,我只是想想。因为我觉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做我的品牌,因为大家给我的帽子太大了,口红一哥,那我要做出来的口红,到底要有多好你们才会满意?

  李佳琦:对,我觉得我现在不会把粉丝变现,我不急着做品牌,因为我做出来一个配不起“口红一哥”这个称号的口红,粉丝会很失望。那黑我的人会黑我黑得更厉害。

  李佳琦:我很怕,我害怕别人不喜欢我,但是我觉得我就是自虐型,我最想要的就是让不喜欢的人喜欢我,我就会觉得更爽。

  凤凰网财经《封面》:不管你认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网红,但至少你这种模式,不光给你自己,也给整个行业带来那么多收益。但你要知道,很多人是靠比如高技术、AI等等,他们可能辛辛苦苦一年,也就赚个房租钱。

  李佳琦: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跟意义。我觉得大家很很讨厌网红的一点就觉得,网红没有做什么事情,为什么他赚的比科技人员还要多?但是我觉得如果你只是当网红去做这件事情的话,你想去赚钱当网红的话,你别想了。大家现在都很聪明、很理智的。如果你来体验一下佳琦的一个星期,你会疯掉,你不要说你体验一年了。体验一个星期都会疯掉。

  李佳琦:我觉得我闲不下来。当有一次我过年,就真的是休息了,第三天我真的熬不住了,我就打开手机开始直播,不用卖东西也要直播。哪怕我只播一个小时,跟我粉丝聊天聊一个小时,我觉得很开心。

  李佳琦:哪怕明天不准让我直播了,我也还好。我会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去跟我的粉丝有联系。

  李佳琦:我从来不会觉得有人对我有威胁或者怎么样,他好就是他做得真的非常优秀,你看到别人优秀的点。

  凤凰网财经《封面》:那你知道比如说范冰冰、林允、张茜,她们随便一开直播,那个带货量也是“唰唰唰”的(上升)。

  凤凰网财经《封面》:你知道现在重庆有个大学开网红学院吗?你觉得网红在这样的学院里是教得出来的吗?

  李佳琦:我觉得网红不能教,教了就变成演员了,网红就是意见领袖,有自己的风格跟那种态度在里面,我觉得这种东西是教不出来的吧,态度怎么教?风格怎么教?

  很多人也会问我说,“你觉得以后还会有线下吗?”,我觉得以后的线下非常重要。孙燕姿说了一句话,在选秀节目里面说的一句话。她说“当这个社会都很快的时候,总有人会想要慢慢地停下来,再往回去看”。我作为一个主播来说,我觉得这两年可能还是线上的销量会翻番,线下门店可能越关越多;但是我觉得再过两年,可能五年后,大家还是会去回到线下,不是买“便宜”了,买东西也不是买“快”了,而是我要买到真正适合我的,和精品的产品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回到线下去做整个流程的体验也好,或者做整个购物的感受也好。

  凤凰网财经《封面》:所以你现在在做的事情,是在互联网上推着大家“快快快”,但其实你心里那个“慢慢慢”的因素在慢慢地长大。

  李佳琦:不是说“慢慢慢”的因素在长大,因为我们火了之后,太多人来了;真的,当你一下子拥有太多拥护者的时候,在我身上的只有两个字,就是“责任”。

  李佳琦: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发自内心喜欢这件事情,那你可以一直往前走,不要停;但是如果你只是因为看到了大家都在赚钱,看到了网红很风光,就觉得网红是一个变明星最快捷的方法了,我觉得你不要尝试,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变成网红的。网红跟很多明星一样,就是一刹那火,一刹那就消失。